饭局上的女孩、大佬与掮客

2019-07-12 21:32:48 分享

请记住本站备用网址:苏州植发医院,收藏本站链接地址:http://www.zhifasz.com/

热血无赖扫堂腿,斗战神金山寺在哪,史上最强弟子

当时觉得有点扫兴,我和室友就说我们自己玩自己的,不管他们就好了。饭桌上我们基本没什么交流,接着就按计划去 KTV,那时候我们寝室经常一起去唱歌。其中一个男人来了 KTV 之后就开始一直喝酒,我们就自己喝了一点。唱了快一个小时,他跑过来坐在我和另一个女生之间,开始伸手过来摸我的背和大腿,我立刻吓到了,马上站起来喊:你干什么?然后把音乐掐了。当时我特别生气,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,跟着就想骂他。

还没骂出口,另外两个男人过来打圆场,说他是喝多了,绝对是无心的,等下要帮我教训他等等。这个男人也连忙附和,还说要学狗叫跟我道歉,我也没法再继续骂他,感觉如果继续骂,反而显得我无理取闹。我生气又不能发泄,感觉很憋屈。我的室友们也懵住了,当时没说话,然后就跟我一起走了。

毕业之后,我回到老家省会的银行工作。工作第三年,我升了职做理财经理。我们是国有四大银行之一,接触的很多客户也是政府官员或者有头有脸的商人。但我从没觉得要跟有权有钱的人套近乎,我没那个需要。

其中有一个客户,是在政府工作。有几次他都说有空一起吃个饭,我都以工作很忙为理由拒绝了。我觉得在金融业,跟客户私下走得太近不好,我们银行对此也是有规定的。

那次他又叫我下班一起吃饭。前几天他刚在我手上买了投资金条,算是帮我完成了业绩,我就觉得还是应该去一下。之前我拒绝了那么多次,加上他一直对我很正常,没有过什么别的企图。去之前我也跟其他同事说了,他们就说我一个人去小心一点。

下了班客户开车来接我,去了一家比较高档的私房菜。陆续又来了四个男人,他们很热络地相互寒暄,不是某某部长,就是某某大哥相称。客户一个个介绍他们的身份,都是政府工作人员,从地市来省会出差。全场只有我一个女性,我一下子明白了,我是被叫来陪酒的。

他指定我坐在其中级别最高的一个人旁边。然后又介绍我说:这是 XX 银行的 X 小姐,他父亲是 XX 大学的教授。之前客户说要给我介绍对象,所以问过我家庭情况。

他们要了白酒和啤酒,我跟他们喝了一点,然后就说我不能喝了,他们也没怎么劝我。那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,他们互相聊一些工作,谁和谁是老乡,谁要升职之类的,跟我聊天很少,就是问问我工作忙不忙,要做些什么之类。

吃到十点多,客户指定了其中一个参加饭局的人开车送我回家。那人是外地来出差,我是本地的,所以不怎么害怕,最后也被很正常地送回家了。

那次饭局让我觉得很不舒服,尽管没有人在饭局上冒犯我,但被叫去陪酒,有种被骗的感觉。这两次饭局都是政府背景的中年男人,对于组织者来说,他们不能叫那种特别 " 社会 " 的女性,或者陪酒的女郎之类。最合适的就是女大学生或者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,最好家世背景也不错,这样更长他们的面子。

而我,对这个饭局的作用就是:作为一个女性出场,点缀、调剂这个男人们的名利场。

木碗,媒体行业

要不是比我更年轻的女孩们喊出 "MeToo",我可能没有意识到大学时期经历的那场饭局对我的影响。说实话,很多女孩的经历因为冲突感特别剧烈,似乎离现实生活有距离。直到蒋方舟打破沉默,切割了部分过去。我感到内心有了些变化,类似的饭局我也参与过一次,有些年份了。

先说饭局之前的一年吧。那时,南方的媒体正处于黄金时期,丰富的资讯和新鲜的观念,仿佛给我打开了一道新世界的大门。我从内地一座小城市南下读大学。

我最喜欢上一名客座讲师的课,他来自业界一家知名媒体。比起实务性的操作,他更喜欢在课上讲波特莱尔,讲博尔赫斯,或其他。我高中虽然读理科,却最享受读《萌芽》的闲暇时光。听这名老师的课,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趣味。我和喜欢这门课的同学会找老师多推荐些书,老师也会多跟我们讲讲业界好玩的事。那时候,我觉得媒体老师们都很厉害,有趣犀利,又有人文情怀。

有一天,老师下课叫住我,问我能不能召集班上的女生,和他们办公室的老师一起聚餐。我想都没想,一口答应了。这是个多难得的机会啊,我们可以跟业界的老师们多交流。班上的女同学也很开心,可能大家都或多或少都觉得,多认识点前辈,对自己的未来会有所帮助。至于没有叫上男生,我并不觉得奇怪,班上男生屈指可数。很显然,他们也并不对这门课感兴趣。

饭局设在市中心一栋高档商务大楼的高层,日式火锅。我和很多女同学还没有对大城市的生活熟悉,压根没去过核心地段的高档餐厅。女生们都打扮了一番,倒计时着赴宴的时间。我到现在都记得,我当时穿了一件深蓝色的运动外套。跟其他女生穿上漂亮的花裙子相比,我想显得不一样一些。

我们都没想到是榻榻米的包间,用餐需要脱鞋。我进房间后,门口的鞋已经摆满了,味道让人尴尬。脱鞋的瞬间,我有点紧张,担心有脚汗的味道。果然,进入房间,脚汗味很重。不知道味道来自谁,或者来自哪几个。无论如何,饭局就在奇怪的味道中开始了。

到场的全是男老师,年纪四十上下的占一大半。饭菜的味道不记得了,只记得级别最高领导说,老师们很想了解一下,现在的年轻女孩们在想什么。一阵七嘴八舌,女生们热情地表达着自己的想法。" 你们班女生中,谁是最有想法的?" 领导问。" 最有想法是什么意思?" 有女生反问。又是一阵七嘴八舌,没有讨论出个所以然。我只记得有同学的眼光瞄向了我。

饭局的其他细节在我的记忆里已经是空白了。但当时的感受,在我写下这段回忆的时候,仿佛又重现了——不舒服,说不出清楚的不舒服。

那时候,我刚满 19 岁,还牢记着妈妈送给我的女性 " 三自 " 箴言:自尊、自爱、自强。在那样的场合中,我觉得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,也觉得自己在欺骗其他的女同学。我们尚不知道怎么与年长的男性打交道,而我却召集女生们进入到了一个只有成年男性的空间。在那里,他们打量着我们,彬彬有礼,不失风度。我不能代表其他女同学的感受,我只能说,当时的我不停地用带着好奇心的提问,来掩饰自己的尴尬。

声明: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或者来源机构所有,如作者或来源机构不同意本站转载采用,请通知我们,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内容。本站刊载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所刊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作者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其原创性及对文章内容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。
编辑:酷讯